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激速重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190|回复: 0

正月剃头死舅舅,我舅肝癌晚期后,我再不敢拿这话开玩笑

[复制链接]

8191

主题

8191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4575
发表于 2019-12-5 18:5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正月剃头死舅舅,我舅肝癌晚期后,我再不敢拿这话开玩笑-y1.jpg

1

2019年正月,韩夏没有剃头,但是她舅舅真的死了。

2018年5月,舅舅查出肝癌晚期。所有亲朋好友奔走相告。

“倒好像什么喜庆之事。”韩夏冷冷道。

得知消息之时韩夏怀孕五个月,她跟妈妈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、补品和妈妈费尽心思求来的中药配方去看望舅舅。

那天到场的人非常多,七大姑八大姨,表哥表姐侄子侄女甚至房前屋后邻居都来问候。

舅舅依旧笑容满面顶着消瘦的身躯忙前忙后杀鸡宰鸭。舅舅厨艺堪称一流,可惜没什么文化,被活生生埋没在山沟里。

小半天工夫,一大桌子美味佳肴就陈列眼前。众亲戚欣然享用。

只有韩夏坐正在桌子前端详着不时忙碌的舅舅。

以前怎么没发现舅舅这么瘦不正常?以前怎么没发现舅舅脸色这么难看不正常?舅舅快要死了?

“舅,坐下来吃吧。”韩夏说。

“你们吃,舅现在不能吃油腻的。”

“那您吃什么?”

“喝点儿粥,还不能一次吃太多。医生说……”

韩夏听不清楚。医生说什么又有何用,晚期已经是死刑。

“老家伙!现在才知道爱惜身体!活该!”舅妈依旧那么刻薄。

韩夏拿起筷子挑了一块无骨的鸡肉放进满头银丝的外婆碗里。

“阿八,你也吃你也吃!”外婆天真无牙地笑着。

她不是阿八,阿八死了二十年。

阿八是她的小姨,很早很早以前就死了,也是不治之症。

2

外公也死了十年了。

外婆在某年某月某日忽然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。她忘记了许许多多的人,唯独没忘记舅妈有多憎恶她。

只要只有韩夏一个人在场,外婆就偷偷摸摸用她枯燥的双手抓着韩夏的手,眼睛警惕地环顾一下四周,悄悄靠在她耳边说:“人家天天骂,天天骂我。说我不中用了,干得了什么……我能干什么?”

“喂喂鸡收收谷子,下雨天移衣服......吃得又多!一顿得吃两碗粥才能饱!唉……我身体不行了……还能帮忙做些什么……”边说边抹眼泪。韩夏的手被外婆粗糙的皮肤扎着疼。

安慰的话韩夏说了无数次。渐渐说不出口,王者心水论坛每一回回来外婆跟她一样都重复同样的话:她说她相同的经历,她说她相同的宽慰语。

不变的是,每当外婆说悄悄话,韩夏咽喉里像卡了梗。胸口郁闷难当,稍不控制,仿佛一只巨大的怪兽就要逃窜出来,去撕咬某个妇人。

舅舅当了几十年的妻管严。说话从来都是他说一句舅妈怼五句。舅舅从头到尾眉开眼笑。

这方面韩夏看不起舅舅。

时常在心里暗骂:没出息的舅舅。

直到多年后已成家的她听见舅舅在舅妈骂外婆时低吼了一声:“没我妈哪有我!”

3

小时候在外婆家读书,那时外公这个老赌徒还在。每天下午四点半放学,韩夏就会听见外婆气愤地骂:“这个老家伙!又偷菜钱去赌了!箱子底都翻乱了!”

骂完后就攥着不知哪里来的几块钱走几里路买菜去了。回来的时候偶尔会给韩夏一根或者两根香蕉。至今,香蕉是韩夏最爱吃的水果。

外婆家大部分平地,一望无际的田野是最真的写照。

晚餐时间外婆就叫韩夏去小山坡下喊赌鬼回来吃饭。

“老赌鬼吃饭啦!”韩夏朝山坡上喊。

老赌鬼半愠半怒地跟小韩夏一前一后回家。他们会经过舅舅家的厨房,里面飘来各种美味的香气。韩夏从来不往里看一眼,尽管舅舅看见她会喊:“夏儿,进来跟舅舅吃,有鸭肉!”

“不了。”韩夏匆匆走过去。哪轮到她跟他们吃?不出一会儿工夫,表哥表姐就要到外婆厨房里吃菜了!

晚餐他们三个一般吃蒸茄子和蒸蛋,用大碗装。韩夏刚捧起饭碗吃几口,果不其然表哥表姐如约而至他们跟外婆家的菜有个约会。

三下五除二,菜吃完了,他们又回到他们家厨房里去了,留下韩夏生气地捧着碗。这时外婆笑眯眯地揭开黑亮的锅盖,拿出一个小碗说:“夏儿,这儿还有一个蛋!”韩夏深圳好玩的地方地笑起来。

4

外婆家的秋天是忙碌的,而舅舅家的秋天是丰盛的。小韩夏常常这样认为。

秋天,学校要求去田里拾稻谷。学前班的小朋友要捡两斤。韩夏是带着外婆拿竹筒量好的米去交差的,直到一年级。

而舅舅家的秋天,堆满了甘蔗。黑紫色的蔗皮裹着香甜的汁液,让人垂涎欲滴。

舅舅看见韩夏路过,会快速塞两节甘蔗进她怀里。有时韩夏会很深圳好玩的地方,抱着甘蔗回去数:“一,二,三,四。外婆,一共有四节呢!”

可明明就两根啊。

有时候韩夏会不高兴。在舅舅往她怀里塞甘蔗的时候,舅妈会瞪着白眼骂她:“小乞丐!”

“去,去吧!”舅舅手背推推她。

“外婆您为什么不种甘蔗?”韩夏问外婆。

外婆不回答。

外婆拿着韩夏抱回来的两根甘蔗在火上烤,烤好了用柴刀把皮削掉,再把冒着热气的甘蔗吹一会儿,递给韩夏咬。

某一天家里却多出了许许多多的甘蔗,有两三个韩夏那么高,有一整个拥抱那么多。多少节是数也数不清的。

5

真正让韩夏认为舅舅对她好是王者心水论坛一碗方便面。

那天正午,韩夏放学回家,路过舅舅家的厨房。舅舅家的厨房跟外婆家相邻,斜对面。舅舅家的厨房仅仅只是厨房,而外婆家的厨房可以住人。他们三个在里面很深圳好玩的地方。

“夏儿!”舅舅喊住路过的她,“进来!”

韩夏看见只有舅舅跟表哥,她走进去。

“把这个吃了。”舅舅手里拿着一盆汤,上面漂着几根细碎的粉丝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韩夏抱着舅舅的手把嘴凑上去,“好香!”大口喝起来。

“这叫快餐面。你哥哥生病了想吃,吃不完,你吃了别浪费。”舅舅说。

韩夏慢慢喝光了。真好喝!

“谢谢舅舅!”

等她上了一年级,她才知道原来方便面是袋子装的,用水泡就行,并且干的更好吃。

王者心水论坛她的同学家里是开小卖铺的,里面就有快餐面,五角钱一包。

于是爸爸妈妈每次来看韩夏,她都能买两包快餐面吃,从不泡水。

6

韩夏把思绪拉回来,看看眼前过节般热闹的场面,酒足饭饱之后呢?喧闹过后的安静。舅舅万一走了呢?这里是不是只剩下寂静。

外婆怎么办呢?韩夏陷入焦虑。

每年韩夏节庆回来看望外婆,舅舅都大展身手做一桌子佳肴。大姨、二姨家的表哥表姐们一个都不少。舅舅有一项了不起的本领徒手抓青蛙。一晚上能抓许多,也不仅仅是青蛙。大家都喜欢吃舅舅做的美味!

韩夏从舅舅这里吃过任何一种做法的青蛙肉、鱼肉、蛇肉、竹鼠肉。

相比韩夏,更有口福的是大姨、二姨家的表哥表姐们。他们住得近嫁得也不远,常常令舅舅家热闹非凡,邻居们都艳羡舅舅有那么多懂事爱亲近他的外甥!

舅舅当然各个都疼爱啦!吃完都有打包。

但现在......这顿过后,下一次聚是何时?

饭后闲聊,夕阳西下之际,众人告辞。韩夏跟外婆在房间里唠嗑后,给外婆塞几百块钱。

外婆推辞,最终收下。然后自己再从里面掏出一百块塞给韩夏:“夏儿拿着,外婆没能给你买什么,快生了给你去买点东西补补。”外婆偶尔又记得韩夏了。

韩夏不要,外婆硬塞。韩夏收下。过了一会儿外婆又来塞钱了:“夏儿,给你点钱买点东西补补。”如此反复几次,直到她口袋里没钱。

韩夏苦笑:“外婆您这样怎么办?……要不跟我回去吧!”舅舅不答应,妈妈也不答应。

韩夏老公答应了,外婆自己也不答应。

外婆您这样怎么办?

临走,舅舅一言不发站在屋檐下。外婆跟在韩夏后面,韩夏从包里掏出一沓钱递给舅舅。舅舅接过去放进胸口兜里依旧不说话。

“舅,我走了,保重身体。”

“外婆再见。”

7

果不其然。

上次吃饭后,再难团聚!

舅舅隔天会给韩夏打电话。

“夏,舅舅脖子长包了,最近吃中药调理。”

“夏,你六哥七哥他们许久没来看望我了,以前经常来的……”

“夏,你有没有认识的医生帮问问舅舅的情况?”

“夏,舅舅已经三天没下床了,怕冷,没力气,躺在床上修养。”

……

“舅舅,您感觉怎么样?疼吗?能吃东西吗?”

“舅舅,可能他们最近太忙了。”

“舅舅我想法儿给您打听打听。”

“舅舅,您不能躺着不动,您得下床多走动!”

……

直到有一天。

“喂,舅舅。”

“嗯,你说。”

“你是谁?让我舅舅接电话。”

“我是你舅舅。声音前几天就变了。”

“你真是我舅舅?声音怎么这样?!”

“脖子越肿越大了,快说不出话。”

“……您吃饭了吗?”

“还没呢,你舅妈说没煮好。”

“这都下午两点了没煮好?”

“没事儿,我也吃不了多少……喝点儿粥。”

“……”

妈您回去照顾舅舅吧!韩夏妈妈照顾哥哥去了。

8

韩夏肚子越来越大。舅舅病得越来越重,已经很少给韩夏打电话。

某天。

“韩夏,舅舅想去市里治疗,你得支持舅舅啊!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老公,给咱舅舅支援一下吧!多一天是一天!”韩夏哀求的语气。韩夏的老公开了一家游戏公司,小有余钱。

“没用的,老婆!化疗死得更快!不要做无谓的挣扎。”

“就不能可怜可怜将死之人的那点求生欲?”

“我们能给几十万吗?不能。给几十万有用嘛?没用。既然这样,亲戚们一起凑吧!让大舅去医院了却心愿。”

韩夏第一个电话打给舅舅远嫁的女儿:“大表姐,舅舅说想去治疗,没钱,你看能不能……”

挂电话不久,韩夏接到舅舅的来电:“韩夏,你不帮就不帮啊?为什么告诉你大姐!我不能要她的钱,她两个孩子多难啊!”

“舅,我姐在市区有两套房......我现在还在租房。”

“你不帮我就算了!反正我也快死了……”

“舅我帮我帮!别激动……”

9

韩夏的妈妈给她来电话。

“夏,你舅舅也真是的!到这种时候还偏袒自己子女!我的女儿就不是女儿了?!”

“妈,他是您哥哥,父母都护犊子,您理解一下,别跟他生气,好好照顾他!”

“我能不好好照顾他吗!他是我亲哥!可他这样为难我女儿……你舅妈自从我回来,就不靠近你舅身边,你说你舅这辈子图什么……”

10

韩夏还有一个月就生了。她跟老公商量,回去看看舅舅,不然坐月子了更抽不开身。

一千多公里五个小时车程,老公悉心呵护。

舅舅已经送到了镇上医院。韩夏挺着大肚子爬四楼,大表姐回来了。病房里舅舅、舅妈,表哥、表姐,还有一个小护士在拍舅舅手背。已经打不进点滴。

“舅舅!”韩夏快步走到病床前,看着如骷髅的舅舅,悲从心起。

韩夏老公也过来陪着舅舅。

舅舅看见他们的到来,精神慢慢恢复很多,一个小时后吃了小半碗粥,两个小时后居然打进了点滴!

韩夏从进门起就紧紧握着舅舅的双手给他取暖,保持了几个小时。舅舅慢慢开始跟她拉家常,聊怎么做菜好吃,聊怎么抓青蛙。韩夏老公也认真听着。

聊着聊着舅舅说:“现在我真的很嘴馋,真是馋到不行了……”韩夏忍不住痛哭,舅舅这是饿了多久?多久没吃到好吃的饭菜了?舅舅眼角也流出泪滴。嘶哑着安慰韩夏别哭了,韩夏老公轻拍她的背。

舅妈恼怒:“韩夏你别在这里哭!”(多晦气!韩夏明白她的意思。)

舅舅开始吃第二次粥,这次韩夏喂的。喂完粥韩夏偷偷剥了一颗“冰喉30分钟”润喉糖塞到舅舅嘴里。她凑近他耳朵问:“舅舅,甜不甜、凉不凉?喉咙是不是舒服些!”

“嗯……”舅舅孩子般偷偷品着。

“我还有两盒,放你枕头底下。”

11

一天一夜。

舅舅时而清醒时而昏睡,时而打开话匣子时而发呆。韩夏一直用掌心温暖他冰冷的双手,握久了竟然也变温热起来,但她知道那不是他的温度。她比他亲女儿都上心。

他说:“你们回去吧!回去好好修养生孩子。”

“你六哥七哥一次都没来看过我。”六表哥、七表哥就住在镇医院隔壁。

“在我大难临头的时候我才知道所有的外甥你最孝顺,白疼你六哥七哥了……舅也没白疼你。”眼角又是泪滴。

韩夏借口去吃饭,跑到六哥七哥家:“哥,你俩去看看舅舅吧!那么近!走,我们现在就去!”

“……那吃完饭再去吧!”六哥答。

“好。”韩夏与他们一起吃晚饭,完毕三人走向医院。

“舅,您还好吧。”六哥七哥站在床边问。

“嗯……”舅舅应了一声。

六哥七哥站了一会儿就走了。

韩夏握着舅舅的手。

告别。

临走,韩夏老公把一个大大厚厚的信封塞进舅舅怀里。大表姐同一天离开。

“多少?”韩夏问。

“三万。”老公答。

12

韩夏回家的第二天,就听说医院不让舅舅住了,也不愿意帮忙到家里打点滴。舅舅只好回村。

第七天晚上九时许,接到妈妈来电。

“呜呜……”电话里只有悲恸的哭声。

“呜啊......”韩夏也号啕大哭,老公闻声赶来:“怎么了?!”

“我舅舅……”老公心一沉,已料到。

13

处理后事韩夏没到场,听说大表姐也没去。

韩夏妈妈给大表姐发了一条短信:不孝子女!养你何用!

韩夏不做任何评论。她不了解女儿的心情,也不懂得妹妹的感受。

事毕,韩夏妈妈每每同韩夏回忆:“当时他说‘快、快去医院’,我就从背后抱着他想让他坐起来,可我转头一看,他已经走了!呜呜......我可怜的哥哥!我感觉自己见死不救似的!没能送他去医院……”

“妈妈,舅舅走了说不定是解脱,疼着多难受……放过他吧……”

“火化前我看了他最后一眼,那样子真可怕!就剩下残骸……你舅妈没哭,你表哥也不哭,就我一个人哭得稀里哗啦的,你外婆又不懂……”

“妈妈……”韩夏语塞。

14

再一次到舅舅家,韩夏已经身轻如燕。她坐在屋前舅舅栽下的龙眼树下,感受风的凄凉。

安静,四周只有虫子叫唤的安静。外婆站在对面不远处的房门外,舅妈、表哥在屋里。妈妈在自己身后。

龙眼树下没有支起的木桌,没有刚做好的饭菜,没有人声鼎沸。

15

正月剃头死舅舅。

可惜,她再没有参与这句玩笑的权利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